中國能源報:“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將迎“質變”

“風光”由高速轉向高質發展非電可再生能源有望提速

“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將迎“質變”

《中國能源報》2019年12月09日第08版

  核心閱讀

  “十四五”期間,風電、光伏將全面迎來平價上網時代,真正成為具有競爭力的能源品種,高質量、多元化將是可再生能源的關鍵詞。與此同時,非電領域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如中淺層地熱供暖、光能的中低溫工業領域熱利用以及生物質熱利用等或將提速。

  站在“十三五”即將收官的節點,“十四五”的可再生能源發展藍圖正越來越清晰。

  業內普遍認為,“十四五”期間,風電、光伏將全面迎來平價上網時代,真正成為具有競爭力的能源品種,高質量、多元化將是可再生能源的關鍵詞。

  高質量和多元化是趨勢

  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副總工程師謝宏文日前表示,回顧中國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歷史,“十二五”期間,可再生能源發展步入規模化;“十三五”期間逐步接近平價,“十三五”末風電太陽能基本實現平價。展望“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關健詞將是高質量和多元化。

  中國工程院院士、全球能源互聯網研究院院長湯廣福預測,到2020年,新能源(風+光)裝機占比約19%,新能源(風+光)發電量占比約9%。“目前世界范圍內開始了新一輪能源轉型,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開發和利用成為世界能源體系不可逆的發展趨勢。預計到2030年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占比將達52%,約為14.9億千瓦。”

  “風能、太陽能將是增長最快的能源品類,預計分別在2030年、2040年前后超過水能,成為主要的非化石能源品種。”國網能源研究院副院長兼國網能源互聯網經濟研究院院長王耀華說,“風電、光伏發電將逐步由電源增量主體演進為存量主體。”

  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院長鄭聲安也認為,未來,可再生能源將成為我國能源電力消費的增量主體,并為后期逐步實現增量全替代、存量替代做好過渡。據介紹,“十三五”前三年,可再生能源增量在全國能源、電力消費增量中分別占40%、38%,可再生能源在能源轉型中尚處于增量補充階段。

  “十四五”需高度關注生態制約問題

  根據國家能源局的數據,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全國風電累計并網裝機容量達1.98億千瓦,全國光伏發電累計裝機達1.9019億千瓦。業內預計,到今年底,風電和光伏累計裝機均有望雙雙突破2億千瓦。

  王耀華認為,“十四五”期間,我國風電、光伏發電裝機將實現“雙4億千瓦”發展規模,布局向中東部地區傾斜。中長期來看,風電布局仍將以“三北”地區集中式開發為主,光伏發電裝機宜集中式與分布式并重。

  業內人士告訴中國能源報記者,在“十四五”期間,決定風電、光伏能否持續穩健發展的一個關鍵因素是,能否解決好項目開發與生態保護之間的協調發展問題。

  業內專家認為,“十四五”期間,風電、光伏發電將改變過去主要依靠高強度補貼來推動的發展模式。綠色交易機制也將在“十四五”期間完善。保證“十四五”期間可再生能源高質量發展,必須把生態環境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十四五’期間,必須解決好風電、光伏發電開發、建設、運維、使用、退役等生命周期的無害化、綠色化問題;必須做到效益與生態兼顧,產業發展與自然保護協同。”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心主任任東明指出。

  鄭聲安也表示:“未來需要做好可再生能源規劃與國土空間規劃統籌,在嚴守生態文明建設要求前提下,為可再生能源發展預留空間。”

  推動非電領域可再生能源發展

  2020年后,伴隨平價時代全面開啟,我國將迎來光伏與風電大規模建設高峰。那么,如何真正實現可再生能源的高比例發展?

  對此,鄭聲安認為,目前需要在滿足相關規劃、環保要求的前提下,梳理各類可再生能源資源可開發量。國土空間、生態紅線、征地移民、環境保護、林業草原、海洋海事等政策要求日益嚴格,需要在嚴守生態土地政策的情況下,加強多規合一及行業管理銜接。

  國家電網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趙慶波建議,“十四五”期間,按照新能源利用率管理目標不低于95%的目標,提出新能源合理開發規模和布局。集中開發與分布式并舉,西部北部建設新能源基地,東中部因地制宜發展分布式能源和海上風電。

  國際可再生能源署項目主管陳勇對記者表示,在平價上網的熱潮下,也應冷靜思考大規模波動型可再生能源并網所帶來的電力系統綜合成本上升。在“十四五”期間,同樣應積極支持對電網沖擊較小的可再生能源技術與規模化發展,如光熱發電系統(帶儲能)和地熱能發電等。雖然其單位發電成本目前比光伏、風電要高,但由于不會增加系統成本,有利于達到未來電力系統成本的最優化。而且,光熱與地熱也可以同時提供可再生能源供熱。“未來的能源系統將是電力與非電力能源以及與用戶終端高度智能耦合的綜合能源體系。”

  “要實現可再生能源高比例發展,只靠發電遠遠不夠,可再生能源要多元化發展,和其他相關產業融合,把更多產業變成相關產業。”謝宏文認為,可再生能源非電利用水平明顯滯后。目前,可再生能源供暖面積僅占北方地區供暖面積的2%。

  陳勇也認為,“在非電領域,尤其是建筑供熱及工業用熱方面,可再生能源發展較為滯后。我國在‘十四五’期間,應進一步重視非電領域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如中淺層地熱供暖、光能的中低溫工業領域熱利用以及生物質熱利用等。”

怎么利用定额发票赚钱